首页>新闻>经贸信息

华人经济领袖两大趋势:拥抱互联网和走出去

2014年12月02日 来源:凤凰财经 浏览:2879

收藏 | 打印 | 分享:

0

 

  凤凰财经讯12月1日,由凤凰网、凤凰卫视[-1.19%]、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联合主办,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担任学术支持的2014年度华人经济领袖颁奖仪式在北京柏悦酒店举行。搜狗CEO王小川、台泥董事长辜成允、爱奇艺创始人龚宇、余仁生集团董事余义生、新希望[1.08% 资金 研报]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安踏CEO丁世忠、福耀董事长曹德旺、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获得了本届华人经济领袖大奖。

  作为已经举办了六届的重大活动,一定意义上,我们见证了中国经济力量的新变化——“我明显感受到了企业家的年龄、企业家所从事的行业都发生了转变。网络经济、网络企业家的崛起是最鲜明的特征”,凤凰网总裁李亚说。

  网络经济正在对传统经济进行渗透和扩张,同时也为传统企业带来了挑战和压力。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模式遇到了巨大的挑战。人口红利、劳动密集型的红利已经逐渐失去,但互联网的红利才刚刚开始。

  作为获奖者中两个互联网老兵之一,搜狗CEO王小川表示,自己在把百亿级营收不放在眼里的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之后上台压力很大。搜狗踩着互联网风口浪尖十年,到今年才算立住脚跟,一直在路上。直到去年跟腾讯合作,把搜搜分割出来与搜狗合并,才算长征到了延安,有了根据地。王小川认为,不是每个巨头都垄断着所有事情,他相信在搜索上,搜狗一定比腾讯更加擅长。

  作为获奖者中两个互联网老兵之一,搜狗CEO王小川表示,自己在把百亿级营收不放在眼里的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之后上台压力很大。搜狗踩着互联网风口浪尖十年,到今年才算立住脚跟,一直在路上。直到去年跟腾讯合作,和他们在业务上、员工方面都做过融合,不断修炼内功。王小川认为,不是每个互联网巨头都垄断着所有事情,而是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优势,要做自己最擅长的,我们也有信心把搜狗做好。”

  而领导银泰集团的沈国军,正在全力拥抱互联网,他积极参与到了马云的菜鸟网络计划中。马云赞他是“吴三桂”,认为他在O2O浪潮中,起到了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的作用。在今年的双十一遭遇战中,菜鸟网络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拥抱互联网的动作还不止这些,沈国军透露,银泰跟与阿里巴巴、复兴、万象四家公司合作成立了一个网上小额贷款公司,明年4、5月份会挂牌。

  一方在拥抱互联网,一方则在努力把人们推向互联网——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可以说自己毕业了,他成功投出了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等成功公司。今年互联网创业呈现井喷趋势,真格基金投资的公司数达到史上最多。尽管每个礼拜多会担心是不是投的太多、太快了。但是每个月回顾所投资的项目,如果现在让我们再投,我们还会再投一次。徐小平卖萌地称自己是“青商”——服务的青年创业者,打招呼的几乎全是青年人,“轻伤不下火线”,在中国经济战场上永远冲在前面。他要把在30年改革开放红利中赚来的钱,投到青年创业的事业里面去。“土豪把钱给青年人创业,就是天使”。

  而另一方面,传统企业仍在自己的领域上深耕、发力。

  安踏CEO丁世忠仍然坚持看好体育产业——当前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消费成为驱动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重要引擎,而体育消费更是被寄予厚望。因为根据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当大多数人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运动健身需求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他自述,现在的体育产业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风口”,安踏要飞起来。

  “佛商”曹德旺则把他的成功推向了时代——“塑造英雄的是时代,不是我们。我们老一代的企业家成功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我相信是时代给我们的机会,给我们一个空间。”抓住了机会的曹德旺正试图抓住中国市场以外的机会。福耀今年在海外动作频频,而让曹德旺更高兴的是,1-9月份实现销售98.85个亿,实现税后净利润是15.76亿。这件事情证明新团队比他干得更好。

  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则表达了对中国企业更为宏观的担忧——国际大动荡的外部环境、中国转型时期遇到诸多困难,中国企业再不能像原来那样走下去了。与曹德旺所见略同,他认为再走下去,一定是朝外面走。“今天的时代是中国人、中国的企业走上国际舞台千载难逢的机会。”

  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则更加关心人民的基本需求。他的注意力从来没有离开过农民的需求——怎样保证老百姓能够吃得品种多、吃得好又安全呢?虽然互联网经济正如火如荼地颠覆行业,但“养猪、养鸡、养牛、挤牛奶已经几千年了。大家不管怎么样玩互联网,玩完了以后他还得要吃。所以这个行业不会被颠覆的。”相似地,新希望也像其他传统企业一样走出去,尤其是中澳10年的自贸协议落地,刘永好表示自己极受鼓舞。

  台泥集团董事长辜成允这一年则经常在不同场合跟朋友们分享一句话——环保是责任。这在中国时一个持久的命题,而台泥最核心的企业价值就是“有序经营、有序地球”。他近乎偏执地认为,任何一个产业,如果它的成功是建筑在牺牲环境的前提下,这样的产业未来一点发展机会都没有。

  而家族企业所要面对的恒久命题则是——传承。俗话说,创业容易守业难,而余义生家族经历了一代创业,二代兴盛,三代守业,第四代重整家业,发扬光大。余义生打破了富豪世家“守业难”的魔咒,今年,余仁生集团刷新了营收纪录,同时,集团发展也在今年经历了转折点。

  精英辈出的年代,以上十人时我们所认为的领袖。或许是时代造就了他们,或许是自我拼搏,征服世界。一定意义上,他们就是苦苦经营、趋利避害的中国企业家们的缩影,他们的选择、痛苦,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历。